中国篮球“隐秘的角落”

yabo BY 2020-07-01 | 分类 默认分类0 个评论

  一场野球2000-3000元,顶级草根球员在如今的篮球生态环境下收获着名和利,职业球员动辄年薪达到6位数,甚至7位数,似乎也都是符合市场规律的。

  在中国,足球运动员最赚钱,其次就是篮球运动员,看得人越多,优秀运动员就越珍贵。

  “队内年轻球员到手每月就5000元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还11个月见不到薪水。”这是一位职业球员跟我说的心里话,就在现在的中国篮球圈内发生。

  在6月27日晚上,辽宁以90比101输给实力排在联盟中上游的浙江之后,全队士气低沉。

  如果说,输给浙江这样的强队还可以接受,那么往前数5天,辽宁输给联盟下游的广州后,球队的整体氛围早就笼罩在乌云当中。

  27日深夜,执教多年的郭士强辞职,28日,在青岛赛区的球队入住酒店外,数十人送行郭士强。

  在辽宁换帅之后,很快就有媒体爆出消息,称导致辽宁队发挥不佳,以及郭士强离职的主要原因在于球员降薪问题导致士气低迷,而随后辽宁队又通过官方媒体发声表示,球队从未欠薪,总之是搞成了罗生门。

  但从CBA公司的官方指导意见来看,这种猜测似乎又不是空穴来风。在论坛里,也有球迷表示能看出部分球员有“出工不出力”的嫌疑,试想,如果你是球员,在奖金发放不到位,工资大幅降低,赛季缩水的情况下,还是否要尽全力冒着受伤的风险去拼,那就见仁见智了。

  从市场经济出发,CBA公司和中国篮协需要保障联赛能正常运转,对得起赞助商的每一笔开销和直播版权方的真金白银。

  但是,各队不降薪,疫情之下资金链断裂的可能性不是没有,毕竟各球队有的是国企,有的是私企,财务状况相差甚远。

  降薪,如何才能让球员教练心服口服地签字,然后安安心心地上场打球,也绝不是一件轻易的事。

  所以,才会有“指导意见”这样模棱两可的词句出现,就好像是一个对学生不能打不能骂的班主任,在面对一众顽皮孩子的时候,只能瞪着眼睛吼两句“叫你家长来!”

  中国篮球版图之大,除了CBA,还有NBL,这个3年前被拒之CBA门外的篮球联盟,就因为疫情影响,正在上演一出又一出的闹剧。

  NBL联赛只在每年夏天打,队伍数量不多,一般在10-15支之间(有些队临赛季前老板决定不玩了,也存在过)。

  如果CBA可以被称为篮球的“甲A联赛”,有球迷则习惯把这个NBL联赛叫做“甲B联赛”,的确,早年间NBL还是为CBA输送了不少好队,你们现在看到的CBA北控和四川都是早年从NBL升上去的球队。

  其中,上赛季的四强安徽文一,广西威壮,湖南勇胜和陕西信达都是能跟CBA里面的中游球队掰一掰手腕的实力。

  不同在于,少了大量联赛分红,关注度低的NBL球队们,在疫情面前就更显得捉襟见肘。

  作为联盟垫底,在2019赛季仅取得2胜20负,前身在洛阳,去年才搬到海南的球队,你不敢想象的是他们已经接近7个月没发过工资了,有的老队员甚至1年都没有发过工资!

  因为换了主场,跑到了遥远的海南,所以名单里的许多球员都是新赛季才过来的,签的合同都是赛季合同。

  “我跟他们情况不太一样,我在球队待了4年,上赛季结束后薪水就一直没发。”海南队的一位老队员跟我透露,球队的情况特别恶劣。要不是因为今年1月份,海南的经理前去北京报备球队准入评估,篮协要求出示俱乐部不欠薪证明承诺,球队似乎压根没想给球员薪水

  “后来我才收到了三万块钱,是补的去年8、9、10三个月的薪水,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工资了。”

  海南的工资发放有一些“特别”:分为两部分,第一部分是基本工资60%,剩下40%是训练费。

  而在发放的时候,又有补充条款来限制——在通过体测之前,发月薪总额的50%,过了体测才给你发全薪。

  这里的体测,指的就是每个赛季开始前在四川男篮训练基地举办的体测,宫鲁鸣指导坐阵,场地可以说是全国条件最好的场馆之一,吃住行一体化。

  虽然条条框框都规定得挺好,球员如果认真打,肯定能有不错的回报,但是事情的结果并不是那样“合同上写的是,前一个月的薪水第二个月的15号发放,但实际上一次都没准时过。差不多就是啥时候有钱了,啥时候给发一点。”

  贵州森航篮球俱乐部,有一个特别的“规定”:在森航工作10年,给予90平米住房一套,工作满15年,给予这套房的产权。

  也就是说,你在这家俱乐部工作,不单是每个月可以领到薪水,年终领到年终奖,做满15年,还能得一套房。

  我查了下今年6月贵州遵义(森航主场)的平均房价大概在6000元上下,那么90平米的房子价值就达到54万左右了。

  2010年6月,有两个不满20岁的年轻人来到森航,出于对篮球的热爱,和俱乐部签订劳动合同,合同里也明确写到了我刚刚提的“15年奖励房子一套”的说法。

  2019年12月30日,辛辛苦苦工作了9年半,俱乐部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,给对方老家寄去一份违法解除合同——工作没有了,还拖欠一年多工资一分未发,房子的承诺当然也就兑现不了。

  贵州森航俱乐部从2018年9月开始欠薪,一欠半年,途中队员再三希望俱乐部交付工资,无果,僵持到2019年3月球员们回去训练,进行体测。

  追问再三,俱乐部搬出借口:政府欠了森航企业修建当地奥体中心的工程款,款没打过来,企业也没钱。

  甩锅甩给了政府,球员也只能无奈继续等待,俱乐部同时答应在联赛开始前10天内,工资补齐。

  昔日CBA名将,现任张国东教练也无可奈何,尊重队员的选择,因为教练本身也没有工资。

  食堂做饭的阿姨,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,教练,国内球员,队医,外援都被欠薪,大家用爱发电。

  当时的情况已经势同水火,球员们在一次主场想罢赛,主办方规定一支队低于10个人算是弃权,而贵州队内有4名年轻队员是2019年3月来的(正常发工资),他们再加上3名小球员,两名外援,满打满算9个人,达不到比赛标准。

  眼看弃赛箭在弦上,未曾想,有一位球员还是没挺住压力,上场了,于是凑满10个人。

  转眼到了过年,节前发了钱——可惜只是当季7场球赢球奖金,而之前11个月的工资都没发。

  有球员告诉我“队内年轻球员到手每月就5000元,还11个月见不到薪水。”

  在一个由球员和教练、工作人员组成的23人“讨薪群”里,每一个都在追问相关负责人什么时候能发工资,而昵称是“一头绵羊”符号的综合执法工作人员再三强调“执法局已经在跟进这事,森航确实有困难,相信最终会给大家发工资的。”

  一年多来,森航一直在搞活动,过年办晚会,在大街上请了50桌当地人吃年夜饭,还拿出20万发红包。

  至今,球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都在走程序,球员走的遵义市劳动局,目前在遵义市综合执法局,走了大半年程序就换来了等、等、等。

  俱乐部工作人员走的是劳动仲裁,后来一纸诉状搞到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法院,法院同意参与调解。

  是这样的,前两年,因为中国篮协专心发展CBA,也因为NBL联赛长期混乱的局面,致使篮协和中篮联直接“斩断”和NBL的关系,将NBL联赛交给新成立的NBL公司来管理和运作。

  所谓的“管办分离”,实际上篮协早已经不怎么插手NBL的事,以至于后续的欠薪风波,愈演愈烈。

  直到今年,NBL公司解散,中国篮协重新将联赛运营权收回到自己手中,但是各队的遗留问题也无从下手,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

  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NBL联赛就这么被架在空中,等待篮协今年进一步安排。

  如果不是这次疫情的突然出现,7月份本应该是NBL打到季后赛的时间,部分场次甚至一票难求。

  换言之,法不责众,如果大多数球队都欠薪,你说篮协管得过来吗?全部禁赛吗?

  如今,闲赋在家的球员们一方面紧追执法局的进度,另一方面,大家也都在其他俱乐部找机会,希望能重新回到赛场。

  “这次风波过去,如果森航把钱还了,还叫我们回去,除非它给出明显高于市场价的工资,要不然没有球员会想要去那里打球的,口碑都臭了。”一位队内球员无奈地这么跟我说。

  海南的那位已经被辞退的老队员告诉我,他们“作为最底层的球员,面对欠薪,实在办法不多。” 当时管理层逼着他签不欠薪证明时候,他就找中国篮协,反映过他们逼签字的情况了,但人微言轻,没人把他们的话当回事。

  在他的微信里,有一个群叫做“金星海象,还我的血汗钱”(海南队全称是“海南金星海象”),群里大家都很气愤,但是投诉无门。

标签: 篮球